您好,欢迎浏览国际汉语教育网 各地教学中心

名家观点

赵金铭:让我们的母语走向世界
发布时间:2010/9/26
      我们的母语是汉语。一个人从呱呱坠地,到咿呀学语,以至成长壮大,会说话,善表达,是人生应具有的基本技能。步入社会之后,说话行文,多有文采。说话,追求口吻生花;行文,则字字珠玑。汉语,我们的母语,我们天天用它,须臾不离。人人所有,人人所能,自然而平常,没有人觉得神秘与神奇。然而,当我们把自己熟悉的母语教给母语非汉语的外国人时,却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,有待我们研究解决。在外国人学习过程中,仔细观察学习者的语言表达,有些语言形式居然是我们未说过也不可能说出的,有些语言表达竟然“匪夷所思”。原来这正是学习者学习过程中所出现的中介语现象,是学习过程中难以避免的偏误,而这正是面向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本体研究所要解决的问题,也是有待我们用科学方法去纠正的问题。
      书写我们的母语的文字是汉字。汉字,我们随手写来,龙飞凤舞,十分得意。像我们这一代从“人、手、足、刀、尺”认起,先识字,后背诵“夕阳西下,炊烟四起,三五童子,放学归来。”识了一些字之后,开始描红,大楷小楷,以至铅笔、钢笔、圆珠笔,汉字始得心应手,随心所欲。然而,汉字对于来自非汉字文化圈或其所用文字为拼音文字的外国留学生,则是学习汉语特别是书面语的十分困难的问题。 
      据王晓钧(《美国中文教学的理论与实践》,《世界汉语教学》2004年第1期)披露,美国国防语言学院的统计,美国学生学会(指达到中等水平)西班牙文、法文、意大利文,所需时间为875个小时,而学会中文则需2205个小时。诚然,上述三种西文均属罗曼语系,而对欧美人来说,汉语才是真正的外语。学习汉语时,最复杂、最困难的是汉字。有人作过统计,一个操印欧语系的外国学生如果学习2905个汉字和8822个词汇单位,大约需要3000个学时。之所以要费这么长时间,主要是因为汉字难识、难写、难用之故。而掌握同样的词汇量,学习一种使用拼音文字的语言,一般750个学时就够了。(马庆株《关于对外汉语教学的若干建议》,《世界汉语教学》2003年第3期) 
      如此看来,鉴于母语所用文字的区别,在学习过程中就会遇到完全不同的问题。因人而异,区别对待,固应如此。但在目前的对外汉语教学界普遍采用的教学模式是,无论语言文化背景如何,一律统一编班,使用同一种教材,采用相同的教学法。可以想见,由此而引发的教学上的不能因材施教,以及学习过程中产生的不同学习者语言技能的分化。因此,起码应有针对西方学习者和东北亚(日、韩)学习者的不同的教材,并设计有不同的语言教学法;又由于文化渊源与民族心理的差异,还应有针对华侨、华人、华裔及其子弟的专门教材,与各自特定的教学方法,以与非华人的学习相区别,此外,还应有大量的针对我国各少数民族语言和文化而编写的、供少数民族学习的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材。 
      时至今日,对外汉语教学的名目不是专指“对外国人的汉语教学”(见《中国大百科全书·语言文字卷》),它不仅指在中国境内进行的对外国人的汉语教学,实际上它已涵盖海内外所有的汉语作为第二语言/外语的教学。 
  说到这里,我们可以对对外汉语教学作如下诠释: 
  在中国本土把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给母语非汉语的外国人,这种汉语习惯上叫“对外汉语”,其英译为“Chinese as a Second Language”。在境外把汉语作为外语教给母语非汉语的外国人,这种汉语叫“Chinese as a Foreign Language”,即“汉语作为外语”。前者简称为“CSL”,后者简称为“CFL”。为方便起见,我们把二者统称为“对外汉语”,其本质含义为“汉语作为第二语言”。与英语作为第二语言“English as a Foreign Language”一样,“对外汉语”也是一个专名,是应用语言学的一门分支学科。“对外汉语”作为学科,又有“对外汉语研究”“对外汉语教学”和“对外汉语学习”之说。正如物理作为学科,有物理研究、物理教学和物理学习之分一样。我们这样比附,无非是为了说明问题。 
  “对外汉语”作为一门科学,也是一门学科,首先应从本体上把握,研究它不同于其他学问的本质特点及其成为系统的、带有规律性的部分,这就是“对外汉语研究”。作为一门学问,既应可教,又应能学,于是,很自然,可以从教学的层面去观照,这就是“对外汉语教学”;也可以从学习的层面去观照,这就是“对外汉语学习”。这三者,相辅相成,融为一体,我们名之曰本体加双翼。无论是“研究”,还是“教学”或“学习”,都要立足于现代科技手段。讲究现代教育技术,这是不需赘述的。 
  我们曾经为对外汉语学科研究搭建了基本框架,建立了四个研究层次。首先是面向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汉语本体研究,其次是学习者学习特点和学习规律的研究,再次是教学理论和教学方法的研究,最后是现代科技手段和现代教育技术在教学和研究中的应用。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本体论、认识论、方法论和工具论。 
  如果我们把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的四个层次通俗演绎的话,则可比喻为一辆二轮车。车身固然是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汉语本体研究,一轮为学习研究,一轮为教学研究,车之动力则为现代科技手段和现代教育技术。自然,比喻是蹩脚的,姑妄言之。 
  基于上述认识,对外汉语教学应深深地植根于汉语本体,提升教学研究,拓展学习研究,依托现代科技手段。 
  对外汉语教学,风雨五十年。从初始时期一些人所认为的“小儿科”,发展成为今日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门下的一个分支学科。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,与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一样,已成显学,为世人所瞩目。我们自己应敬畏我们的母语,珍爱我们的母语,推广汉语教学,提升汉语研究,让我们的母语走向世界。 原载《语言文字应用》2005年第3期